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电竞新闻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电竞新闻 > 文章

一个电竞冠军团队的真实生活:父母反对,用断绝亲子关系相逼

时间:2018-05-30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陈宇浩 姜周 陈栋/钱江晚报

2018-05-30 08:54


刚过去不久的5月20日,不知道成就了多少情侣的示爱,而这一天,也同样迎来中国电竞的辉煌——当晚,共青团中央微博连发两条信息,庆祝中国战队在英雄联盟和DOTA2联赛中夺得世界冠军。
其中在DOTA2国际职业联赛长沙站决赛上,以3:0夺得冠军的PSG.LGD(后称“老干爹”)战队,俱乐部大本营就在杭州。
这些平均年龄才20出头的少年,靠打游戏玩成了世界冠军。奖金、理想、欲望……喧嚣浮华的背后,他们又有着怎样的日常?带着疑问,记者找到了他们临时的训练基地。
一进门,就看见屋里一字排开的10台电脑,让没开空调的客厅显得有些闷热。刚拿下冠军的五位选手坐在电脑前,和沉迷网吧的那些男孩没什么两样。年纪最小的那个才19岁,本来应该正读高三。
负责做饭的阿姨刚收拾好碗筷,正准备回家。“说是游戏运动员,整天打电脑游戏。我是搞不懂,但是他们老拿奖,奖金还很高。”阿姨这么理解。
PSG.LGD夺冠。
冠军的日常:每天至少10小时训练
“中路消失。”
“小心小心,下路有人来了。”
刚吃完饭,王淳煜和路垚已经开打了,杨沈仪和徐林森还在对付下一次出国比赛要填写的签证申请表,叶建暐独坐一角,一个人安静地看国外选手的比赛录像。
画风最奇特的是剃了光头的前职业选手、现教练姚羿,正在用八神(《拳王》里的角色)单挑了3名人物,手舞足蹈笑得像个孩子。
领队陆浩告诉记者,在队里,玩其他游戏就算是休息了。
作为国内老牌的电竞战队,“老干爹”算得上战绩显赫,曾获得MDL国际精英邀请赛冠军、G联赛冠军、蝉联I联赛冠军等荣耀。他们刚获得的冠军,就有40万美元的奖金。
优秀的成绩自然不是大风刮来的,无尽的训练是选手们每天的必修课。
来看看他们一天的日常吧:中午12点左右起床,吃完饭就开始打游戏。做饭的阿姨说,所以只需要给他们做两顿,午饭和晚饭。
从中午12点到晚上10点,是雷打不动的基础训练量,“大多数时间还会继续加练。”杨沈仪告诉记者,练到凌晨都是常态。
虽然才19岁,但这位来自江苏太仓的男孩已经是电竞圈的“老人”了,还在读高三时,他就成为半职业选手,随后被招入“老干爹”旗下,自此开始了职业大神之路。
“每天除了训练,会有一些其他活动吗,比如健身?”转了一圈后,记者看到地下室有跑步机和椭圆机。
“健身?怎么可能有时间。”杨沈仪笑笑,“你看跑步机上都落灰了。”
20岁的烦恼:不训练时更孤单
和开朗的杨沈仪相比,比他大一岁的叶建暐有些寡言。回答问题时,总慢一拍,可能是在组织语言。5个选手中,只有他一人是外籍,来自马来西亚,在中国打了一年多职业。
“在马来西亚,电竞氛围远远比不上中国”,还在马来西亚打半职业的时候,新人叶建暐想得到高手指点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“但在中国就不一样,高手很多。”
带着梦想来的叶建暐,最难熬的不是成绩不好的时候,而是不训练的业余时光,人一空下来,就有些孤单。在中国,唯一的朋友就是队友,此外,只能隔着网络跟以前的朋友聊聊天,“想家,非常想。”
好在叶建暐并没有太多的空余时间要去填满,选手们是“做六休一”,到了比赛备战期,连“一”都没有了。
“赛前一到两个月,跟外界就完全隔离了,除了睡觉,就是训练。”教练姚羿告诉记者。
杨沈仪的老家在江苏太仓,“通常大赛之后才会放三四天假,平时根本没时间。”父母还一度以为儿子误入了传销组织。
而团队里唯一结了婚的徐林森,23岁。在队员看来,他比之前打得更认真更努力了,“肩膀上的责任重了,所以他没有更多退路。”
战队和大巴黎俱乐部合作。
稍纵即逝的职业寿命
虽然电子竞技已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,但从事这一行的选手,仍会面临家人“打游戏能当饭吃吗”的拷问。
这项体育竞技的残酷之处在于,职业选手的黄金期很短,选手的反应速度和手速巅峰时期在20岁之前,那段年龄又与上大学的时间几乎完全重合。如果没能打出成绩,选手未来的人生将举步维艰。
“外界很多人觉得,打游戏还能赚大钱,这日子太爽了。其实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,每个选手都会有不想打的时候。”
姚羿说,“作为教练和领队,我们除了战术指导,更多时候像个大哥哥,去照顾和安抚队员的情绪和心理,因为大多数电竞选手都曾是抗拒管束的叛逆少年。”
他们视游戏为理想,天分过人,对学业则不太热衷,误打误撞进入职业电竞圈,还要顶住外界的阻力,“有的父母反对,还用断绝亲子关系相逼呢。”姚羿说。
直到用“没握过女朋友手的手”获得成绩和奖金,才赢回自己渴求已久的一切:家人支持,媒体关注,社会认同。
就像自称被游戏拯救的杨沈仪,其实读高中时,成绩也还不错,有一次考试,考得比班里的学霸还要好。可老师的第一反应却是:你抄的谁?
于是,他又开始沉迷游戏,最终决定放弃高考,打职业电竞。
聊到最后,记者忍不住问了所有家长们最想问的问题:退役后想做什么呢?
杨沈仪觉得这个问题太超前了,“想太多,其实很无聊,长大本身就很无聊了,”叶建暐也坦言,没想过,眼下只想把比赛打好。
那么,成为职业选手最基本的要求是什么?答案很统一:热爱。
杨仪伟告诉记者,这可不是矫情:“除了天分,还需要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。你试试,没日没夜打两天游戏,如果还依然爱它,并且不吐,那就可以考虑一下。”https://www.thepaper.cn/www/resource/v3/jsp/newsDetail_forward_2159121

上一篇:从乒乓外交到电竞外交,电竞彰显大国自信

下一篇:没有了

九弟新媒

旗下

电竞公益网站



站长信息



浙ICP备16027645号-6  |   QQ:3569552836  |  地址:宁波  |  电话:0 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