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电竞冠军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电竞冠军 > 文章

中国电竞第一人Sky——“人皇”李晓峰的失败史

时间:2018-01-05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
小时候,李晓峰一两个礼拜才能吃上一次肉,他总是把肉留到最后一口。“吃肉的时候整个人都很舒服,很爽,如果你先吃完了,后面就没有了。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吃得到。”他说,他有时会抢弟弟李俊峰的肉吃。

比吃肉更爽的事情是打游戏。小学毕业那年,为了开发儿子的智力,李长健重金购入一台FC红白机,这是李晓峰接触游戏的开始。但他着迷还是在接触到星际以后。李晓峰那会的人生疑问只有一个:“星际为什么这么好玩?”

他把早餐钱和零花钱全省下来玩游戏,还偷爷爷的袁大头去卖。他不仅翘课、逃学,甚至连去澡堂洗澡都加快速度,好省点时间去游戏房转一圈;最终,他发现夜晚是他最自由的时刻。

东关街是汝州市最贫穷破旧的街区之一,二十年来,这里仿佛被时光遗忘。街道两旁至今看得到矮矮的土坯瓦房,屋顶上长着茂盛的杂草。街上不仅有剃头铺子、诊所、杂货店等寻常小店,还有油坊、澡堂、寿衣铺、缝纫店这些在一般都市中早已消失的元素。

年少的李晓峰

一公里长的老街,给居民提供了吃穿用度、生老病死等大部分服务,它构成了一个生活上的闭环,自成一派,就像城中之城。

老街不只是一个地理位置,它还是一种身份,一份烙印。老街在城市的边缘,再往东就是乡镇,光顾这里最多的是附近的村民。

“老街可以搞(还)价。”李晓峰说到这里像想起一个秘密般笑了起来,“我妈妈小时候帮我买运动鞋,她可以搞到5块钱一双。”

老街的大人多半做着小生意,或者在矿上做工;老街的孩子们如果顺利长大成人,他们多半会在附近谋得一份工作。李晓峰儿时最好的两个玩伴,一个开了家广告店,一个继承了父亲的诊所,仿佛上一代人生的循环。对于当地居民,老街是他们的襁褓和摇篮、饭碗和避风港,以及最后的坟墓。

李家祖上据传出过进士,实情已不可考,但李晓峰的父母双双高中毕业,在老街算是高知人群。他们对儿子抱有望子成龙的期待,但并不掌握教育的资源和技巧。小学时,家里给爱看武侠小说、梦想成为大侠的李晓峰报了一个武术班,这是他唯一接受的课外教育,但只过三天,师傅就卷钱跑路了。

老街的贫穷与落后是李晓峰与生俱来的困境,但他更大的阻力来自于家庭与学校的偏见。父母觉得李晓峰成绩不好纯属懒惰,动辄打骂;老师们也认为他品质不佳,打他最狠的是英语老师,外号“泰森”。

老街的小孩学习普遍不好,李晓峰用“物以类聚”来解释这一点。他们的日常生活就是翘课逃学、抽烟喝酒、打群架。

李晓峰为了寻求靠山,一度和老街上的烂仔们混在一起。有一晚,领头的大哥“八戒”(胳膊上纹着“学习”二字),给每个人发了一把大砍刀,说要去砍死一个“仇人”,李晓峰跟着一堆人浩浩荡荡进发,幸而扑了个空。

后来,那位大哥“八戒”因抢劫公路收费站进了监狱。偷抢、吸毒、进牢房和死于非命在这儿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对儿时的李晓峰来说,游戏给了他最多的快乐。他并没有从中得到什么好处,但这种耗费青春的方式维护了他的简单,没有让事情变得更糟。他学会沉迷于一件事情,并自然而然地与少年黑帮渐渐疏远。

李晓峰的一些品质开始显露出来:他打起游戏来勤奋刻苦,不惜忍饥挨饿、忍受屈辱;遇到困难时,他犟而且顽强,打得再狠,他也不求饶、不顶嘴、不躲闪,打完了往游戏厅照跑不误。就像他后来著名的“Sky流”:你知道我会怎么做,但你就是拿我没有办法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LOL电竞传奇Faker 19岁的他屹立在了世界之巅

浙ICP备16027645号-6  |   地址:宁波  |  版权:宁波市镇海九弟新媒体设计有限公司  |  电话:13958201172  |  
Copyright ©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,授权esports.org.cn使用 Powered by 55TR.COM